中国(上海)自由贸易区法庭
您当前位置:首页>>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
原告上海T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TJ运输服务有限公司吊装分公司承揽合同纠纷案
2018-06-01

一、裁判要旨

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合同履行过程中发生重大安全生产事故后,政府或其部门会依据职责对事故产生的原因进行分析并划定各方的责任。但政府做出责任认定时会综合考虑各种相关因素,确定主责任主体也相对较多、责任原因也相对复杂。而在合同一方因为该事故失去继续履行合同能力的情况下,相关政府部门对于事故所做出的责任认定,不能直接作为合同当事人之间违约责任的承担依据。因为合同的违约责任为无过错责任,在案件审理中,应当根据案件实际情况,从各方当事人预见能力、预防能力及各自的专业技术知识来确定各方的对事故发生的责任从而适用与有过失责任的相关规定确定各方责任份额。

二、基本案情及法院判决

原告:上海T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被告:TJ运输服务有限公司吊装分公司

原告上海T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两被告向原告偿付自201XXX日起至201XXXX日止按每日人民币(以下币种同)7,200元计算的逾期派驻吊机违约金合计417,600元;2、判令两被告共同赔偿原告另行使用吊机的损失320,000元;3、判令两被告共同向原告偿付自201XXXX日至XXX日止的工期滞后的损失600,000元。事实和理由:原告与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于201XX月签订《风机机组吊装合同》一份,约定被告为原告提供风机机组的吊装工作,作业地点为S风力发电有限公司所属的风电场。前述合同签订后,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在合同约定的开始作业时间XX日之后,只陆续到位了壹台650吨履带吊、壹台70吨履带吊、壹台50吨汽车吊,到位的吊机为3台,到位的总吊装力量仅为770吨,与合同约定的吊装力量相比,未到位的吊装力量及吊机数量为400吨及2台,未到位吊装力量比为34%,未到位吊机数量为40%。鉴于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提供到位的吊机数量及吊机力量严重不足,对整个风机吊装作业的工期造成了严重影响,使得约定的工期一再被拖延。201XXXX日,在进行吊装作业时,发生事故,S县人民政府出具的调查报告认定主吊司机蒋某某对事故的发生负主要责任,进行吊装作业的吊车及主吊司机蒋某某均是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所指派。事故发生时,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已完成22台风机的吊装,尚有3台风机未吊装,事故发生后,由于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的吊机退场,原告不得不另行委托其他公司的吊机进场作业,共耗费65万元才完成剩余3台风机的安装。由于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未能按期按约安排吊机作业,故应该按照合同约定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同时,对于原告在事故发生后被迫聘请其他公司吊机吊装与原合同中吊装费的差额损失,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也应进行赔偿。另,鉴于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是被告TJ公司设立的分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被告TJ公司应对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在本案项下的行为承担责任。故原告诉至本院,请求判如所请。

两被告共同辩称:原告诉请无合同依据和法律规定,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1、对于原告诉请1,虽然合同中约定了吊车数量,但在实际施工过程中双方协商原告同意被告汽车数量减少的事实,被告也实际履行了22台风机的吊装义务,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原告未提出过异议,所以被告认为双方吊车数量问题已达成一致,且双方在201XXXXX日,通过确认吊装工程量的方式办理经结算;合同第二条约定吊装费为单台包干价,派车数量多少并未对原告工程进度造成影响,也未给原告造成实际损失,所以原告主张不能成立;原告诉请违约金的计算无合同与法律依据,原告无证据证明,计算方式双方在合同中没有约定,也不符合行业的交易习惯。2、原告另行使用吊车损失32万元不应由被告承担:被告不能全部履行合同是因吊车倾覆事故导致,双方通过确认吊装工程量的方式办理了结算,事实上也确认了合同的解除,被告也就不对原告后续工程承担任何义务;事故报告将事故责任强加给司机无任何法律依据,也不符合相关的专业规范,G县安监局也对此作出了说明,认为吊装指挥和吊装管理人员未对地基变化做现场检查是本次事故的主因,而吊装指挥和吊装管理人员均是原告的现场管理人员;根据合同中关于权利义务与责任的相关条款,被告有理由认为吊车倾覆的责任完全在于原告。3、工期延误是由于原告和诸多客观原因造成的,原告诉请3中工期滞后的损失与被告无关:原告迟延支付吊装款造成被告无法及时支付工人工资,从而对被告的管理造成影响;合同中约定大风、大雨、大雾影响安全作业,必须停止作业,吊装期间正值北方夏季多雨季节,施工当期雨天多达28天,大雨造成被告无法及时完成吊装任务,倾覆事故也是大雨后原告强行要求进行吊装作业从而导致的;原告诉请工期索赔计算无合同依据,根据合同第五条的约定,如因乙方原因造成工期延长,原告应将扣除天数需经书面结算方式予以确认,但原告在结算中对工程量及工程造价确认无误,未提及工期延误问题,被告有理由认为原告对工期延误问题是认可和接受的,“YJ公司的进度”是什么、风机调试是否已延误原告未举证证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201XXXX日,原告与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签订《风机机组吊装合同》,第一条约定:吊机类型及数量QUY500500吨)履带式超重机贰台、50吨履带壹台、70吨履带壹台、50吨汽车吊壹台、80吨平板车壹台、30吨平板车壹台,作业地点为S风电场,作业内容25EN-2.3/110风电设备的安装(含风电设备到货卸车),500吨履带在现场的25次拆、装、转场等工作;第二条约定:吊装时间201XXX日至201XXXX日共60日历天(XXX日开始卸货,卸货时间不包含在工期内,费用包含在总价里,辅助吊车需要提前进场),具体开工时间由原告提前通知,但总工期不变;第三条约定:本合同单台包干价为单台11/台;第四条约定:原告与业主进度款按工期节点结算,因此原告与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进度款也按照工程节点结算,工程节点和相应付款比例为完成12台风机的安装和电气安装及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责任内消缺项,付款40%,完成25台风机的安装和电气安装及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责任内消缺项,付款40%,在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完成场地清理,由原告现场代表审核无误,且达到总监理工程师和业主的要求,原告向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支付合同总价的20%,累计支付金额为合同总价的100%,原告每次收到业主的上述比例的工程款后,15日内支付给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相对应的工程款;第五条约定:合同期规定两个月,超出两个月部分,原告按每天20,000元补偿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如因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原因(规定车辆维修时间除外)造成工期延长,原告将扣除因此而造成的天数,吊装作业结束,双方书面确认结算总金额并签章,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按照结算单总额开具正式发票交原告,因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原因导致风机吊装未能及时达到YJ公司的进度,导致工期的滞后,从而导致风机调试延误,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按照每日贰万元支付原告的经济损失;第六条约定:遇有大风、大雨、大雾影响安全作业,必须停止作业;第九条约定: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吊机未按原告书面通知约定时间(超出2日)到达作业现场,超出时间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每日偿付18,000元的违约金给原告。上述合同签订后,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陆续到位壹台650吨履带吊、壹台70吨履带吊、壹台50吨汽车吊。201XXXX日,在进行吊装过程中,650吨履带吊发生事故,事故发生后,因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只有一台650吨吊机,无法继续进行工程。事故发生时已安装风机22台,原告另行委托案外人进行剩余3台风机的吊装工作,共支出647,000元。201XXXX日,G县人民政府发布广政函[201X]60号《X县人民政府关于G风电项目“8.29”吊装坠落伤害事故调查报告的批复》,原则同意《G风电项目“8.29”吊装坠落伤害事故调查报告》,该报告载明,事故直接原因为“201XXXX日持续降雨造成地面松软,吊装前主吊司机没有根据气候变化情况,对主吊履带下地基做现场承载耐力检测,从而导致起吊过程中履带前部下陷主吊向前倾翻,致使风轮坠落……”

201XXXXX日,原告与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签订《关于卧羊场吊装事宜的确认》,确认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在卧羊场完成22台风机的吊装,经双方协商对此工程量确认无误,工程量完成金额为贰佰肆拾万元整。201XXXX日,G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出具《关于G风电项目“8.29吊装事故原因的说明》,载明:“(一)直接原因 201XXXX日持续降雨造成场面,吊装前现场吊装指挥和吊装管理人员没有根据气候变化情况,对主吊履带下地基变化做现场检查,粗心大意凭经验起吊,从而导致起吊过程中履带前部下陷主吊向前倾翻,致使风轮坠落……(二)间接原因1、安全管理不到位。2、教育培训不到位。3、安全监管不到位。”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供的《风机机组吊装合同》、《G县人民政府关于G风电项目“8.29”吊装坠落伤害事故调查报告的批复》、《关于G风电项目“8.29”吊装事故原因的说明》、关于W场吊装事宜的确认及预付工程款的说明、报价单、《搬运合同》、发票、吊车费计算单、付款凭证、工作联系函及寄件凭证、起诉状、传票及笔录、付款凭证、G县气象局证明、民(201X)沪0115民初XXXXX号民事判决书等证据及双方当事人庭审陈述在卷佐证。对原告提供的为向业主承保的保险公司赔付损失的证据,因与本案无关,本院不予确认;原告提供其与S风力发电有限公司签订的《风机工程服务合同》以证明原告、被告之间《风机机组吊装合同》第五条中约定的“YJ公司的进度”,被告对该证据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认可证明目的,无法确认该合同的进度就是“YJ公司的进度”,本院经审查认为,该合同系原告与S风力发电有限公司签订,该合同中约定的施工时间是否是“YJ公司的进度”无法确认,故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对原告提供的吊机吊装合同、发票、付款凭证等证明延期施工期间的损失,因被告对该该些证据真实性及关联性均不予认可,本院经审查,该些证据中指向服务及相应费用的是否是因涉案吊装而发生无法确认,故本院对该些证据不予确认;对原告提供的考勤表、工资表、工资发放凭证、伙食补贴付款单等证明,被告对该些证据不予认可,本院经审查,该些费用的产生是否是由于被告引起无法确认,故本院对该些证据不予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系承揽合同纠纷,涉案《风机机组吊装合同》系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不违反法律及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依法有效,各方当事人均应恪守。关于原告诉请1,即请求判令两被告向原告偿付违约金417,600元,原告在庭审中明确,因合同约定应到起重机5台,实到3台,2台未到,依据《风机机组吊装合同》第九条的约定,未到比例为40%,按照每天18,000元的40%即每天7,200元自201XXX日起计算至201XXXX日止。对于该项诉请,被告认为,双方已对实际发生的工作量进行了结算,合同约定的吊装费为单台包干价,派车多少未对原告工程进度造成影响,也未给原告造成损失,因此不同意该诉请。本院认为,虽然双方在22台风机完成后进行了工程量的结算,但结算结果仅是对实际发生工作量的结算,并不影响合同中违约条款的效力,原告仍然有权依据《风机机组吊装合同》第九条的约定向被告主张违约责任。本案中,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应到吊车5台、1170吨,实到3台、770吨,显属违约,故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关于违约金数额,本院酌情按照未到吨位所占应到吨位的比例计算,即每日违约金6,153.85元。关于违约金的计算天数,双方《风机机组吊装合同》中约定的工期为201XXX日至201XXXX日,第九条违约责任中约定被告未按原告书面通知约定时间(超出2日)到达作业现场,超出时间按日支付违约金,故原告得主张的违约金应自201XXX日起算,本案中原告主张自201XXX日起至201XXXX日止合计58天的违约金不违反合同约定,该期间内违约金合计356,923.30元,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原告诉请2,即请求判令两被告赔偿原告另行使用吊机的损失320,000元。原告该诉请损失是原告委托案外人就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未按照合同约定完成的剩余三台风机的吊装工作而多付出的损失,就该部分费用,原告实际支出647,000元,在被告正常履行合同的情况下,预期发生费用为33万元,原告超出该部分支出的费用即317,000元为原告的利益损失,对此,本院予以确认。关于该损失的分担,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在庭审中确认,201XXXX日事故发生后,因为发生事故的是650吨的吊机,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只有该一台650吨吊机,已无法继续进行工程,故,合同无法继续履行的原因系201XXXX日事故的发生。本院认为,原告与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之间系承揽合同关系,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应当以自己的设备、技术、劳力完成该合同义务,原告选择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承揽涉案工程,技术显然是其重要的考量因素,在施工现场不具备施工条件的情况下进行施工,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应当对该事故的发生承担主要责任。但鉴于原告作为合同一方,是专业的建筑工程公司,施工现场也有其项目管理人员,具备履行相应注意义务的能力与条件,故原告对201XXXX日事故的发生应承担部分责任。因原告该项诉请中的损失与诉请1中的违约金系不同的违约事件造成,二者可分别主张,本院根据双方过错情况,酌情认定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承担221,900元的赔偿责任。

关于原告诉请3即判令两被告共同向原告偿付自201XXXX日至XXX日止的工期滞后的损失600,000元。首先,双方《风机机组吊装合同》第五条第2款约定:因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原因导致风机吊装未能及时达到YJ公司的进度,导致工期的滞后,从而导致风机调试延误,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应按照每日贰万元支付原告的经济损失。就该违约条款的约定而言,“YJ公司的进度”、风机调试的具体时间等均是该违约条款的适用前提,何为“YJ公司的进度”、风机调试的具体时间等,从现有证据来看该些内容均无法确认。第二,根据双方《风机机组吊装合同》第五条第1款约定,如因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原因(规定车辆维修时间除外)造成工期延长,原告将扣除因此而造成的天数,吊装作业结束,双方书面确认结算总金额并签章,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按照结算单总金额开具正式发票交原告,现双方已于201XXXXX日对工程量进行了结算,应当认为履行了该合同条款,即使被告造成了工期延误,双方也进行了结算确认。故对该项诉请本院不予支持。

由于被告TJ公司吊装分公司系被告TJ公司设立的分支机构,其并不具有法人资格,相应的民事责任应当由被告TJ公司承担。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七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TJ运输服务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上海T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支付违约金356,923.30元;

被告TJ运输服务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上海T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赔偿损失221,900元;

驳回原告上海T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6,838元,减半收取计8,419元,由原告上海T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担4,775.82元,由被告TJ运输服务有限公司负担3,643.18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中国(上海)自由贸易区法庭
您是第 5596143 位访客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www.ftzcourt.gov.cn
推荐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 | 建议箱
沪ICP备08017635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6416号